建设工程款执行案件程序问题初探

  发布时间:2018-6-12 17:13:28  点击数:427
0
导读: 我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工程建设者对自己承包建设的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

  我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工程建设者对自己承包建设的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但该条规定得过于简单原则,导致在适用中出现了很多分歧。为了解决实践中的矛盾,最高人民法院于2002年6月20日公布了《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笔者认为,在建设工程款执行案件中所遇到的问题及困惑,远非一个法条或司法解释所能涵盖。

  一、建设工程款在民事执行中优先受偿的程序难题

  1.非诉直接拍卖与民事执行启动的一般性规定不符。

  合同法中规定的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实现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承包人与发包人就建设工程协议折价,二是由承包人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拍卖。这两种方式都手续简单,节省时间和费用,但都不必然导致建设工程款案件进入执行程序。

  2.民事执行中对建设工程款受偿权确认与民事诉讼的一般原理相悖。

  从法律性质上讲,对承包人享有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确认以及优先权部分的具体金额的确定属于实体方面的问题,故本质上应由审判机构通过诉讼程序予以确认。根据审执分立的原则,执行机构一般不得对实体问题进行裁判。

 

  二、民事执行中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受偿顺位问题

  1.商品房预售中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与消费者权利、银行抵押权并存时的困局。

  《批复》第一条和第二条规定了商品房的买受人在交付了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项后具有抗辩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权利,但我国担保法却规定了抵押权对买受人具有追及效力,买受人虽交付了全部或者大部分购房款后仍将受到抵押权的追及而得不到保护。这样涉及到商品房建设工程款的执行时就会出现受偿顺位相互制约的情况。承包人碍于《批复》第二条的规定,不得对已经缴纳了全部或者大部分购房款的消费者的商品房要求法院进行拍卖。而银行可以根据物权法和担保法的有关规定对交付了全部或大部分购房款消费者的商品房要求法院进行拍卖。但当拍卖成交后对拍卖所获得价款,承包人是否又有权要求优先受偿呢?这样就形成了权利循环制约的怪圈,每一种权利都不能获得原本优先的地位。

  2.税收问题阻碍工程款优先受偿。

  建设工程款执行案件中,涉案建筑物拍卖成交后往往由于税收问题造成拍卖标的物不能及时过户,建设工程款不能优先受偿。《批复》第一条规定建设工程款具有比税收更优先的特点。但《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税收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房地产过户必须先税后证,即办理房地产过户前必须缴清所有应征税款。《通知》的规定把应征税款的位次放于财产流转发生之前,即税款发生之前,体现了税收的绝对优先。针对建设工程款与税收谁优先的问题,《批复》和《通知》实际上做出了两种不同的规定。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青海出台意见严禁总承包单位将工程肢解后转包分包